03
Jan

全美学自联关于推动刘晓波角逐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倡议

亲爱的朋友们,

每一年的二月一日之前,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都会在世界范围征集和平奖的候选人选;同年十二月十日颁奖,以表彰在上一年度对世界和平和人权事业有杰出贡献的人士或团体。现在距离提名截止日期只剩下一个月,全美学自联应中国人权事业支持者的要求,紧急呼吁各界朋友参与提名异议人士刘晓波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活动。

刘晓波先生是原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知名的异议作家,曾任独立中文笔会主席。因参与八九民主运动、倡导言论自由和要求中国当局进行民主改革而数次被捕入狱。获释后大量发表文章,抨击时政、关注民间维权。2008年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要求中国增加民主自由、改善人权。该宪章由303位中国各界人士首批签署, 于同年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发表,引起了各界广泛注意。12月9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被捕。今年12月25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由于他在人权方面的努力,刘晓波曾多次在国际上获奖,包括“无国界记者” 颁发的2004年度“捍卫言论自由奖”,由People in Need基金会颁发的2009年度 “人与人”(Homo Homini)人权奖 (与《零八宪章》的签署群体分享),以及由全美学自联颁发的2009年度 “自由精神奖”。自从去年被拘押后,已有人权团体和个人发起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全美学自联决定参加推动刘晓波争取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活动,有两个目的。首先是旨在促使全世界了解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签署群体在中国为捍卫自由及人权所作出的贡献。《零八宪章》要求在中国保护人权,公开民选各级政府,实施言论和宗教自由,以及结束中共对军队、法庭和政府的一党控制,最终在中国结束千年专制、走向民主宪政。全美学自联支持《零八宪章》,推崇其彰显的自由平等原则及民主精神。《零八宪章》发起和联署者的正义行动正在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越来越广泛的支持。作为一场伟大的中国人权和民主运动,它已经溶入当今和平、民主与进步的世界性潮流。作为《零八宪章》的发起和参与者之一, 刘晓波是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的候选人。

我们推动刘晓波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促使国际社会进一步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并且支持中国的人权事业和民主运动。中共血腥镇压八九民运二十年来,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在世界事务中的地位也渐趋重要。但是与此同时中国在保护人权方面却乏善可陈,而在民众的政治权利方面则是不进反退。胡锦涛上台以来,一面营造“建设和谐社会”的谎言,一面却加紧打压政治异见分子和维权人士,控制媒体和言论自由;迫害“六四”受难者家属,地下教会和法轮功。直至因言治罪,罔顾人权组织和西方国家政府的强烈呼吁, 重判刘晓波。此举不仅是对以和平方式争取民主自由的温和力量的严厉打击,也是对自由平等及人权等人类普世价值的公然挑战。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国际社会间已经形成一个共识,即对各国民众基本人权的尊重,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一项重要基础。无论是在海外的华人,还是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都有责任关心和支持在艰苦中奋斗的中国人权和民主运动。全美学自联敦促中共当局立即停止迫害《零八宪章》的发起人和联署者;接受宪章,顺从民意。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有可能以最低的代价实现社会转型,走向复兴、民主和自由之路。

中共建政六十年来,无数志士仁人为了追求民主和自由的理想,与一个穷凶极恶的独裁政权进行了艰苦卓绝、前赴后继的抗争。他们可歌可泣的勇气和献身精神绝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争取自由的民族逊色。有鉴于此,全美学自联曾经于九十年代推动民运人士魏京生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并从2002 年起多次推动丁子霖女士及天安门母亲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我们坚信,我们推动的是一项正义的事业。我们公开宣称,获奖的目的是捍卫和平,打击专制。只要我们坚持不渝,这个推动的过程本身就足以使多数关心中国进步的人们振作起来、团结起来。让我们踏踏实实地工作,为刘晓波和中国人权事业赢得这份当之无愧的荣誉而齐心协力地奋斗。

为了祖国,为了和平,为了未来。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于美国首都 华盛顿

23
Nov

全美学自联就“被代表声明”的声明

2009年11月22日

全美学自联注意到近一段时间以来,在某些政治性声明中出现本组织的名称;也有新闻稿将不是本组织成员的个人称为“全美学自联成员”。全美学自联不反对其成员以个人名义介入不与学自联宪章相抵触的各类政治性活动,但学自联重申,只有学自联主席或理事会 才能代表学自联;其它个人或组织没有经学自联理事会授权,一律不能代表学自联发言。

23
Nov

全美学自联关于冯正虎先生滞留东京机场的声明

2009年11月22日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理事会2009年11月22日通过决议,声援滞留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达三周之久的中国公民冯正虎先生返国回家的正当要求。全美学自联要求上海警方立即纠正不让一个持有合法护照的中国公民返国的错误决定,结束中国公民为返国 不得不滞留外国机场、而让“和谐社会”沦为国际笑柄的可悲局面,立即让冯正虎先生返回自己的祖国。

全美学自联同时决议向冯正虎先生提供人道援助。

25
Jun

全美学自联谴责中共以颠覆罪逮捕刘晓波

在被中国当局“监视居住”六个多月之后,中国公安部门6月24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参与起草《零八宪章》的刘晓波。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强烈谴责中国当局又一次以言治罪、践踏宪法及国际法准则的行径,强烈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

liuxiaobo_305刘晓波于2008年12月在他参与起草的中国民主派的纲领性文件《零八宪章》发表前夕被中国当局拘留。在过去的六个多月里,一直处于“监视居住”状态。6月8日,“监视居住”期满,但当局视其自己制定的相关法律为废纸、不顾民间的呼吁、继续羁押刘晓波;两个多星期后,公然以莫须有的罪名正式指控和逮捕刘晓波。这是中共政权视法律为玩物、用以服务于其独裁统治的又一恶例。

中共政权对于异议人士的镇压和残酷迫害,鲜明地彰显出所谓的“盛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虚伪和荒诞不经。独裁政权对于刘晓波这样以笔为枪、戳穿谎言的书生的恐惧是生来俱有的,一个不经民选产生的政权不具备执政的合法性,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不证自明的公理。这个政权的头等要务是维持所谓的“稳定”和“和谐”,其手段就是钳制言论自由、监禁异议人士、用谎言粉饰太平、用暴力镇压民间反抗。这样的政权貌似强大、可以挑战最发达的西方民主国家,但在与刘晓波为代表的自由价值的较量中,最终只会如柏林墙一样,轰然倒下。

2008年12月公诸与世的《零八宪章》要求在我国保护人权,公开民选各级政府,实行言论和宗教自由,以及结束中共对军队、法庭和政府的一党控制,最终在中国结束千年专制、走向民主宪政。全美学自联支持《零八宪章》、推崇其彰显的自由原则及宪政精神,敦促中共当局立即停止迫害联署者、接受宪章、顺从民意,中华民族才有可能以最小代价实现社会转型,走向复兴、民主自由之路。

2009年6月25日

04
Jun

华盛顿烛光集会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华盛顿烛光集会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六四前夜,由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八九”一代、以及公民力量联合发起的纪念“六四”烛光集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64-06042009192138.html

尽管华盛顿6月3号晚上大雨倾盆,还是有两百多人聚集在新落成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纪念二十年前“六四”的死难者。 中国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王有才、“六四”伤残者方政以及被中国政府称为八九民运“最大幕后黑手”的王军涛、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等出席了烛光集会。王丹在演讲词中表示,二十年前,成千上万的市民走上街头表达对民主和自由的渴望,那是中国历史上最光明的一刻。

王丹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是“六四”镇压二十周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1989年之后这二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多变化,都是和“六四”镇压直接相关的。

“在这20周年的时候纪念,我觉得不仅是为了纪念一个历史事件,也是为中国未来发展寻找一条更好的发展道路。”

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也出席了烛光集会,魏京生说,在“六四”镇压二十年之后,大家可以冷静地回顾这段历史了:

“重要的是我们从六四得到了一些经验教训,很重要的一条经验教训就是:第一,我们不能靠党内的改革派;第二,不能只靠外国的政府。”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召集人徐文利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二十年过去了,大家还是没有遗忘这段历史,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政府最大的讽刺。

“中国共产党永远摆脱不了它屠杀人的这样一个罪恶历史。人们不会忘记。”

中国前“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原本打算参加华盛顿的烛光纪念活动,他临时改变主意决定用“闯关回国”来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吾尔开希3号由台湾乘机飞抵澳门机场后,被拒绝入境,他通过电话问候了参加华盛顿烛光集会的民众。

“各位老朋友,六月四号是一个沉重的气候。在这二天沉重的时候,我非常可惜不能和大家见面。”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六•四二十周年致辞中表示,她作为天安门母亲的一员,知道大家在进行烛光聚会,心情很激动。

“二十世纪的人类消灭了法西斯主义。二十一世纪应该是人类结束共产主义的时代。”

曾被中国政府视为“八九民运黑手”的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烛光集会和往年最大的不同是集会地点从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搬到了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王军涛说,纪念碑的“女神塑像”据说是根据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的政治犯张志新的形象创作的,今年选在这里举行烛光机会,有两层意义。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明显表述了我们不准备再支持这样的一个制度,这个政体,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觉得在这样的一个纪念碑前头更能体现出中华民族要承认一个普世价值。”

前八九民运学生领袖柴玲原本有计划出席6月3号的烛光集会,但柴玲最终没有出现。王军涛说,虽然柴玲淡出民运多年,但他相信柴玲渴望推动中国民主的初衷并没有改变。

“她不来更多的不是因为她对民主的想法变了,也不是因为她对这个活动有意见,而是说她很担心如果参加这类活动,就又会碰到她前些年所碰到的这些她现在还没有办法驾驭的一些的问题。”

在当晚的烛光集会中,全美学自联还将第九届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颁发给了发起“零八宪章”的北京作家、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以及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 “八九一代”则将 “青年人权奖”颁发给了四川异见人士刘贤斌先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04
Jun

刘晓波、孙文广获2009年度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

在六月三日美国华盛顿举行的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烛光集会上,全美学自联宣布第十届“自由精神奖”获奖人为《零八宪章》主要撰稿人刘晓波博士和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在颁奖词中,全美学自联称颂刘晓波和孙文广先生多年来敢于独立思考,敢于直面强权,不向专制和恶势力低头的精神和勇气。

1980年代中期,刘晓波因对李泽厚的批判而名震文坛,被称为“黑马”。1989年4月中断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项目回国参与六四民主运动,是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和发起者。“六四”后因“反革命”罪而被捕。1991年1月获释后在北京从事写作及参与民运并继续大量发表文章,抨击时政、关注民间维权。这使得他成为中国当局重点监控的对象,在每年的一些敏感时期(如六四周年、两会、党代会等),中国当局对刘晓波实施某种程度的软禁,要求不得外出、访友,甚至切断其电话、网络的通讯。期间也曾多次被捕。2008年发起并起草了《零八宪章》,该宪章于同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发表, 引起了各界广泛注意。2008年12月9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

孙文广是山东荣成人,195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留校任教,现已退休。1966年文革开始,被关入看守所七个月,罪名是“现行反革命”。 1974年被逮捕关进看守所三年半。1978年,被济南中级法院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刑七年。1989年5月,孙文广给中共写公开信,支持学生爱国民主运动。2002年在香港出版《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5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2006年在香港出版《呼唤自由》,已在境外发文百余篇。2009年4月清明节孙文广前往济南英雄山悼念前总理、总书记赵紫阳先生,警车随后跟踪;上山途中,遭到五名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四根肋骨被踢断,脊髓、头部多处受伤。

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设立于2001年,公开接受社会提名,每年在“六四”周年纪念日宣布年度获奖人。设立该奖是用于颂扬和表彰中国公民不畏专制恐怖、蔑视极权强暴的勇气,和以良知、鲜血和生命呼唤自由的精神。“自由精神奖”往届获奖者包括普通中国公民、在罹患癌症生命的末期,袒露心声、公开退出中共的宋中秋先生;因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而被中共重判二十年徒刑的中学教员胡石根先生;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的王有才先生,“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矢志推动中国人权而数度入狱受刑的江棋生先生,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89天安门三勇士余志坚、鲁德成、喻东岳,回国考察工运而系狱五年的杨建利先生, 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和异议人士吕耿松先生等。

2009.6.4

刘霞就刘小波获“自由精神奖”致答谢辞

刘晓波与妻子刘霞

刘晓波与妻子刘霞

先生们、女士们:
感谢全美学自联在六四屠杀惨案20周年前夕,授予刘晓波“自由精神奖”。

这几天在家中翻检旧照片,当时的刘晓波,一个小伙子,虽然已经当老师了,可还像更加朝气蓬勃的广场大学生,手拉手,高举双臂,仿佛能在万众呐喊之中,转眼改变这个盲从种族,这个几千年拖延至今的专制社会。

但是枪响了。有人死,有人活,有人半死不活;有人坐牢,有人逃亡,有人沉沦,有人耷下曾经招摇的尾巴,接受招安。专制依旧,我们却被改变了。

出于血性,出于对死难亡灵的愧疚和追怀,刘晓波不识时务,拒绝被改变。他在给一位诗人的信中说:我们这些所谓的精英,什么都不是,我们连狗崽子都不如!他还说:六四以后的所有白天和夜晚,既不黑,也不白,如果无耻也有颜色,就是这种无耻色了。

好的好的,既然这样,你就选择一次次坐牢吧;选择一次次被软禁、做自己家里的自由人吧;选择放弃私人生活、放弃难以割舍的学术和讲台,走上起草和推动《08宪章》之路,也就是新演进民主化之路吧。

不过,我们都有点老了。刘晓波,还有我,还有我们身边最好的朋友,也许不会被强权改变,但是会被岁月改变。是的,国家可以变色,就如前苏联,一夜之间“新生”,而人可以返老还童吗?

死者可以返老还童。

很遗憾,刘晓波和我,都不能出席颁奖仪式。谢谢大家,遥遥地祝福大家。

03
Jun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丁子霖

丁子霖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的朋友们:
所有前来参加纪念大会的中国和外国朋友们:

我们虽然与你们远隔重洋,但“六四”却把大洋彼岸这些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中国人和外国人紧密地连在了一起,而且这一晃就二十年。今天您们聚集在这里,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追思“六四”大屠杀中的死难者。我作为“天安门母亲”的一员,心情很激动,也感到很大的宽慰。

1989年的时候,我还是个53岁的中年人,而今年我已经是73岁的老人。这个月的5月17日,我们大陆的“天安门母亲”50多位父母、妻子聚集在一起纪念死难的亲人,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三位负责人把我和我丈夫堵在家里不准出门。这使我们痛彻心肺,无法安宁,我不能亲自去为自己的儿子献上一枝花,酌上一杯酒。所幸这次参加祭奠仪式的人数却比以往哪一次都多,它展示了“天安门母亲”群体不可摧折的巨大凝聚力。我们相信,将来总归有那么一天,能够在中国大陆自由地、公开地追悼“六四”死难者,追悼这六十年里被共产党戕害的几千万生灵。

今天,你们在刚落成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举行纪念活动,这是我们所盼望的。前几年,我们还为建立这个纪念碑捐过款,希望它能早日落成。我们还曾注意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就职演说中提到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联系。确实如此,从苏俄的列宁、斯大林,到中国的毛泽东、邓小平,他们都同德国的希特勒一样,给二十世纪的人类造成了无穷无尽的苦难。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堆上的,它们都是吃人的制度,都是吞噬人性的制度。二十世纪人类消灭了法西斯主义,二十一世纪应是人类结束共产主义的时代。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中国大陆的天安门民主运动,正为此做出了自己的努力。那场运动中倒下的青年男女,将为此而自豪。

全美学自联年复一年地举行纪念“六四”活动,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表明,我们中国人并不都那么冷漠、那么健忘。它为我们民族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只要我们自己坚持,就会赢得外国朋友的持久声援。全美学自联在以往的年月里,为我们做了大量的事情。从1993年到今天,它给予我们“六四”受难者的人道帮助已经十六年了。从1997年开始,它援助我们的遗孤助学基金也已经十二年了。在2008年上半年,IFC团队还帮助我们开通了“天安门母亲网站”,而且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在漫长的岁月里,全美学自联中的不少人回国时受到中国当局的拘禁、打压,甚至取消了出入境的自由。这使我们在内心深处一直保留着一份深深的歉疚。
 
“六四”过去二十年了。我们已经有20位难属没有等到讨回公道而先后含冤去世了。让我们吞下泪水,打起精神,为中华民族的未来,为“六四”亡灵早日安息而一起尽心尽力吧!

丁子霖 2009年6月3日

01
Jun

紀念「六四」二十週年 全美學自聯燭光集會

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和「八九」一代等組織將於六月三日晚在華盛頓舉辦紀念「六四」二十週年燭光集會。包括八九學生領袖王丹、吾爾開西、柴玲在內等四十多位八九學運參與者和六四屠殺親歷者都將出席。

今年六月,是一九八九中國民主運動暨中國政府殘暴鎮壓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學生和市民、屠城北京,釀成「六四」慘案的二十週年。作為那場驚天地、泣鬼神、聲勢浩大的民主運動的參與者和見證者,二十年來,我們未敢忘記當年的初衷,更無法抹去悲壯、血腥在我們生命中留下的印記。二十年過去了,當年呱呱落地的嬰孩如今已進入大學時代,「六四」孤兒都已長大成人,我們當中的許多人也已不再年輕。但是,青年的夢想仍然激盪在我們的心頭,無悔的追求仍然流淌在我們的血液裡。在「六四」二十週年之際,讓我們一道來紀念這個日子,為了在二十年前逝去的我們的同輩,為了人道與公義,更為了一個真正屬於中國人的自由家園!

時間: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星期三)晚七時至十時。
地點:華盛頓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公園(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馬薩諸塞大道、新澤西大道以及G街的交界處,G街西北角,離UNION STATION兩個路口,WASHINGTON, DC)。

這將是我們聯合華府各界、在華盛頓連續第二十年舉辦「六四」紀念活動。因六四屠殺在坦克履帶下雙腿致殘的八九學生方政,著名人權活動人士徐文立、王軍濤、胡平等也將出席。另外我們也邀請了美國國會議長南茜‧波洛西等出席燭光集會。屆時,我們會聽到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教授的「六四」二十週年的特別緻辭,宣佈並頒發第九屆全美學自聯自由精神獎,以及八九一代青年人權獎。多年來活躍於人權團體集會的美國搖滾樂隊「LIGHT CLUB」將在燭光集會上為六四受難者發聲、獻歌。

如果你當天無法參與紀念集會,那麼不管你是在何地,在六月四日這天,請響應紀念六四二十週年活動聯委會的號召,穿上白衣,以示紀念。如果你這天開車,請打開車燈。此外,在六四之夜點亮一支燭,佩戴一朵白花,以告慰故去的逝者和寄托我們共同對未來的期盼。

2009-06-01

31
May

获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感言

孙文广

孙文广

能够获得全美学自联的“自由精神奖”,我感到既高兴又惭愧。

高兴的是,我能够获得此殊荣,这是对我一直以来坚持追求真理和真相的一种鼓励。

惭愧的是,我为中国自由化所做的还太少,相比之下,很多年轻人做了比我更加艰苦的工作。时至今日他们中很多人还被关在黑牢, 或被剥夺人身自由。这些年轻人背着沉重的负担,举步维艰,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怀和鼓励。

听说在“六四”前夕,你们要举行一场悼念“六四”英烈的晚会,我多么希望能去和大家见上一面,握一下手,表达对你们的感谢。但是我目前的处境使我无法如愿:今年“六四”前的5月28日,我家楼下已有公安开始“站岗”,对我施行24小时的昼夜监控,而且从2005年起,我就已被警方剥夺了离境、出国的权利。

为了纪念“六四”,2002年我写了一篇《“六四”到天安门广场看看》的文章,以后每年“六四”前我都会发文悼念。2004年我去香港参加烛光晚会,2005年到天安门广场悼念“六四”英烈。但从2006年到2008年,每年“六四”,我不是被堵在家中便是被扣到派出所接受传唤,无法去北京,

今年因为一个多月前遭到毒打,“伤筋动骨一百天”,当然去不成北京了,只能在家点上蜡烛,开一夜常明灯悼念“六四”英烈。 但我相信“六四”夜会有许多人去天安门广场, 我有很多梦想,在天安门广场召开悼念“六四”英烈的大会(就像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一样),是我常做的一个梦,我相信终有一天梦想会变为现实。

祝大家一切顺利!

山东大学退休教师孙文广2009年5月31日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附:全美学自联的来函及介绍

孙教授,

您好!

很高兴与您联系上。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全美学自联)是成立于1989年64后的在美中国学生学者的自治组织。20年来全美学自联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包括90年代初的游说美国国会的关于中国学生学者的人权法案及后来的人道救助64受难者家属的工作。这是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宣言:

中国留美学生学者联合会第一届代表大会宣言

我们是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学生和学者。我们分布在美国各地。我们热爱我 们所从事的专业。我们有志于成为未来的科学家、艺术家、工程师和各类社会、人 文学科的专家。我们崇尚科学和理性的精神,尊重和保护人类的基本权利。我们致 力于社会文明的进步,追求和、自由与民主的社会和政治制度。

但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在中国首都北京发生的流血事件,使我们痛切地感 到:在中国──我们的祖国,科学和理性遭到了亵渎,文明遭到了践踏,和平、自 由和民主的萌芽遭到了摧残,人民的基本权利遭到了强权和暴力的蹂躏。

在此历史关头,我们四万中国留美学生和学者受到良知和正义的召唤,走到一 起来,庄严宣告中国留美学生学者联合会的成立。我们强烈遣责中国现政权对和平 民众的血腥镇压。我们对死难同胞表示沉痛的悼念;对死者和受害者的亲属表示深 切的同情。人民的血不会白流,镇压人民的元凶必将受到历史和人民的最后审判。 这一天定会来到!

一九八九年七月三十日于芝加哥

全美学自联的自由精神奖成立与2001年。迄今已有10多位获奖者。正式颁奖仪式将在今年6月3号晚于华盛顿的烛光晚会上举行。 如您方便,请写一份致辞。到时会在仪式上代为宣读。自由精神奖的奖金为1000美元。在6月3日正式宣布后会给您汇来。

在此我代表全美学自联向您长期以来不屈不挠的抗争争表示崇高的敬意!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周建

11
May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的贺词

今年已进入89民主运动的第19周年。19年无疑是漫长的。19年前出生的婴儿现已是意气风发的青年, 19年前的中年母亲现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人生能有几个19年。这19年对于天安门母亲来说无疑是伤痛和漫长的。19年来受难的亲人们无时无刻不伴随著母亲们的岁岁月月,萦绕在他们的心头。这种伤痛是巨大的,无法弥补的。19年来,天安门母亲们也从没有停止过抗争。然而他们面对的却是一个不敢面对事实冷漠和冷血的政府。

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同遗忘作斗争的历史。古人说君子日三省乎己。个人如此,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更需要不断反省自己,牢记并正视自己的历史,直面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从中吸取教训才能发展才能进步。一个忘记自己的历史的民族和国家是没有希望的。89民主运动在中国文明史上已经写下了辉煌的篇章。作为当时受难者的家属,天安门母亲无疑是这一历史的重要见证。在六四19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天安门母亲网站的开通无疑具有巨大的意义。网站的主要宗旨是建立六四档案库,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 我相信网站的开通将会起到这样的作用。

历史好在是人民写的。任何的强权统治可能会掩盖得了一时但却不可能永远掩盖历史的真相。我们深信在不远的将来历史将会赋予89民主运动应有的历史地位。天安门的英雄们将会受到人们永远的记念。

周建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2008.5.11